灣家人 比較常在噗浪活動喔(^3^)/
plurk:beagle0823
WB:http://weibo.com/u/5070079576
ASK:http://ask.fm/beagle0823
委託請私信

調飲高手

坑子:

CWT35 突發本《調飲高手》試閱

腦洞產生下來的產物,調飲店paro來著,無CP全員向

ok的話就看下去唄!

ps.這其實是歡樂本來著,還有真的無CP,真的,看看我特真誠的眼睛!


———————————————————————



01.夢想

 

  「總之配方我們已經交給孫翔了,你只需要簽字就好。」葉秋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人,又看了眼站在那人身旁的青年,葉秋認得他,他就是剛剛那人提到的孫翔。

  他看著契約書分神,手按在一旁的筆上卻遲遲沒有動作。

  「我想你應該知道規則的吧?葉秋。」對面的人露出淡淡的微笑。

  規則葉秋當然知道,畢竟他就是訂定了「規則」的其中一人。

  當時,葉秋和一群同是調飲工作者的人聚在了一塊,他們組成了調飲俱樂部,讓調飲工作者所創的飲料店加入俱樂部。

  他們規劃打理了一切,並制定了數條的規則。

  而這其中一條的規則,就是人口中的那個「規則」:當一個調飲者創造或持有一個或數個配方,在之後將配方「轉承」給了另一個人之後,配方的原創作者或主人便不得再調製出這個配方,由於這是有書面契約的,所以一旦簽了,便不得違約,一旦違約,那就不能參加由俱樂部舉辦的調飲比賽——「榮耀杯」。

  

  而現在要轉承的配方,就是葉秋曾擁有過的配方「一葉之秋」。

  

  葉秋輕輕的應了聲,還是提起筆來在契約書上簽上了名字。

  當他最後一筆完成收筆時,紙就被人很快的抽走,似乎是像怕他反悔,又像是等待這一刻很久一樣,他隨著紙被抽走的方向看了過去,看到的是孫翔難掩愉悅的眼臉正在看著契約書。

  「那麼葉秋,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人看著他,接著說:「要不留下來當技術員如何?」

  葉秋遙了搖頭,但對方也沒有太意外,顯然是知道他會怎麼選擇。

  「不了,辭職吧。」葉秋說。

  

  *

  

  葉秋剛出了大門,就從兜裡拿了根菸點上,他看了下周圍,他在思考自己接下來該走去哪。

  這時,他的肩被人從後面給拍上,他轉過頭,看到了一頭熟悉的橘髮。

  「沐橙……」他輕聲喊了她的名字,卻意外發現自己的聲音有些沙啞。

  葉秋知道女孩蘇沐橙想問什麼,他沒有說話,只是摸了摸她的頭。

  沒等蘇沐橙說話就轉過繼續往前走,又突然像是想到什麼回過頭要蘇沐橙趕快回去,天黑了,天涼了。

  但那女孩也朝他說了一句「常連絡」。

  他笑了笑,心說他沒有手機又要怎麼連絡呢。

  

  現在已經有些晚了,街道上的行人也就寥寥無幾,安靜的很,不像白天一樣聲音從不停歇。

  他走在路上,漫無目的的。

  事實上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該去哪,他只帶了卡和一些衣服就出來了。

  街上的安靜讓他無法分神,他開始回想起剛才,露出了個難看的微笑。

  調配了將近十年的配方如今已經不能再製做了,葉秋難免感覺不捨。

  但更多的不捨,不是因為不能再調配,而是不捨在於他與另一個朋友的初衷與回憶就這麼白白給了別人。

  

  他們就是一個蹺家少年和收留者這樣的相遇機緣。

  葉秋是前者,而那位朋友就是後者,他倆因為調飲而更加熟識,最後成了摯友,而那個朋友還有個可愛的妹妹。

  他們無論在點子上還是默契上,每一個都相當合拍,葉秋認為他們是最佳夥伴,而那個朋友也是如此。

  一葉之秋便是他們二人共同創作出的作品,葉秋一直沒說,也不知道那人知不知道,一葉之秋就是專門能和那人獨創的飲料「秋木蘇」調配在一起的副飲。

  他們一起調配出各種各樣的飲料,也在他們的小攤子裡賣得很好,這樣的好評,讓那位朋友有了夢想。

  

  『要一起開全國最大的連鎖調飲店!』

  

  少年朋友笑著,當時葉秋覺得這人身周都是漫漫光點,閃閃發光的,很吸引人。

  於是葉秋就這麼傻愣的點了頭,接著,朋友的夢想也漸漸變成了他的夢想,從一個人的夢想,變成了兩個人的夢想。

  那時為了更多的學習機會,到許多店去應徵,最後嘉世調飲店錄取了他們,當時的他們可樂得好幾個晚上都在討論調飲的事。

  

  葉秋笑了笑拿出了菸抽上一口,想想當時的自己有多麼天真爛漫,不,或許現在也一樣。

  他總認為,自己只要能調飲他就很開心了,開個大的連鎖店這個夢想他在那之前都沒有想過。

  像之前那樣擺個小攤子,和朋友、他的妹妹三人就抓了三個板凳坐在攤子上,聊著天,歡笑著。

  那時的日子雖然有些艱苦,但他和兄妹都對於當時的生活相當滿足,卻也沒有說出來,因為他們都感覺得到彼此都很滿足現況。

  後來,二人的夢想卻沒有辦法實現。

  葉秋的那個朋友,就在第一天實習時,出了車禍。

  當場死亡,連急救都來不及,葉秋好一陣子都沒反應過來,一直到他聽到了那人妹妹的哭聲,他才想到。

 

  他死了。

 

  意識到這點後他的淚水早已經在眼眶打轉,但在聽到了女孩無助的哭聲,他的眼淚又給硬生生地吞了回去,他把女孩抱進懷裡,給予無助的她一個笨拙的依靠。他不斷地順著女孩的背,一直到女孩哭累了在他的懷裡睡著。

  葉秋覺得他現在很累,但是卻睡不著,朋友的死就像刺一樣,不斷得扎著他,一次又一次的,令他想發狂、崩潰。

 

  一直以來他和女孩的生活重心就在那朋友身上,他是二人的依靠,他在哪裡,家就在哪裡。

  然而現在他不在了,家又在哪裡?

  葉秋不敢去想往後的生活該怎麼打理,他只是沉靜在過往的回憶裡,卻又被事實給扎醒。

  反覆幾次下來,葉秋受不了了,他的眼淚終於是落了下來,但他不敢啜泣,只是無聲的掉著淚,他不希望把女孩給吵醒,因為他知道女孩比他還徬徨無助。

  意外來得快,但有許多事情卻不等葉秋愣神,摯友的喪禮、嘉世調飲店的打工還有未來的打算。

  令葉秋覺得慶幸的是,嘉世的老闆並沒有因此而辭退他,反而是將他的實習日延期了,這幫了葉秋很大的忙。

  之後朋友的喪禮結束了,一切都恢復到了從前,只是少了一個人。

 

  現在想來,朋友的夢想他到現在都還記著。

  回首一看,這個夢想這個約定似乎在無形之中,默默的支撐著他走過這十年。

  他和女孩收起了那個小攤子,葉秋正式進入嘉世工作。

  接著他認識了無數人,和他們組成了俱樂部,打算把調飲界給建設起來,於是就有了「規則」、「轉承」和「榮耀杯」。

 

  *

 

  在街上晃了一陣子,葉秋隨便挑了家店就湊過去了,當他走近看清這是什麼樣的店時,他搖了搖頭,喃喃了幾句。

  那是一家飲料店,就是街上那種手搖杯飲料店,頗普通的。

  隨隨便便就能走到家飲料店去,看來他這人跟飲料店還挺投緣的。

  「請問要點些什麼?」招呼他的是個綁了個高馬尾的女人。

  「嗯,一杯熱柑橘。」隨便點了一杯飲料,他朝口袋掏了掏錢,正巧瞥到貼在一旁柱子的徵人啟示。

  主要是徵晚班的人,這時葉秋才注意到,原來這家飲料店是全天候營業的。

  「老闆娘,你們徵人?」他提高了音量問了女人,她聽到後稍微愣了一下才點了頭。

  「這是挺久以前的了,你想徵什麼班?」她問。

  這個徵人帖還真是挺久了,久到她自己都要忘了這帖子的存在,若不是葉秋今天提了,恐怕還真要給忘了,讓這帖子在這風吹日曬的。

  「晚班行嗎?」他回答,女人說行,但她得看看他手藝如何。

  葉秋心想保證嚇死妳,但他沒說出口,就順了女人的意進了櫃台。

  「看你想調什麼就調什麼。」她想著若是徵晚班的話,晚上也沒什麼人在訂買飲料,只要普通的能夠過得去就好。

  「那我調個特別的。」葉秋低聲說了句,但女人似乎沒有聽到。

  葉秋看了看周圍的環境,先是認識了一下材料的位置,女人一看先是笑了下,心想這新人不錯,還會先看材料的配置。

  一般來說調飲店的材料擺放位置都差不了太多,但仍然還是會有各家店的風格和習慣。

  接著他試了一些材料的味道,她看到他這舉動嚇得差點一巴掌搧在他頭上。

  「你這是幹什麼呢?」

  「試味道啊,每個地方的茶和糖又不會一樣。」聽葉秋這麼一說,女人心想也是,只是尷尬的又站回原位。

  試完了味兒,葉秋拿起了搖杯,開始在裡頭倒進不同的原材料。

 

  葉秋的動作很快,女人一眨眼就只看到他似乎舀了一瓢柑橘醬,蓋上搖杯開始搖著。

  女人看著葉秋的動作,標不標準她說不來,畢竟他自己也不知道,但她知道眼前這人搖杯時的姿勢很漂亮,其中似乎有某種節奏,但她說不上來。

  這時葉秋停下了搖杯的動作朝裡面加了幾顆冰塊,又重新蓋回開始搖杯的動作。

  當女人覺得他搖得過久時,葉秋打開了前端的小蓋口,倒出了裡面的飲料,將杯子端到她面前。

  「原本是要有楓葉的,但現在沒有。」看了看飲料杯,又看了看葉秋,心說你玩我呢?調了個看起來這麼普通的飲料?

  葉秋眼神示意讓她拿去,她也就接過了飲料杯,端到眼前一看,這看似透明的飲料居然帶了點橘色,把杯子湊到鼻前聞了聞,赫然聞到淡淡的柑橘味。

  這是她剛剛看到葉秋加進飲料的其中一樣。

  啜了一小口,發現這飲料的甜不會甜得太過分,不如說是恰到好處,她又多喝了幾口,那柑橘味越發濃烈,不知是否因為甜度掌握得好,這杯飲料卻不會讓她感到膩味。

  以她的口味標準,正是那種喜歡喝甜而不膩的飲料。

  「好喝!看不出來你這麼會調?」喝下了最後一口飲料女人笑說,她看這葉秋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只覺得應該只會調點普通的飲料,卻沒想到他有這樣一手好手藝。

  「我這是通過了?」葉秋笑著。

  「嗯,明天就來上班吧。」

  「對了…老闆娘妳這裡給人家租屋?」葉秋回頭看了看那張徵人啟示旁的租屋傳單。

  「不過我這只剩下間小倉房了。」

  「那也行。」

  「……好吧,那我帶你去,那間房就在這棟樓的三樓,從這裡的樓梯上去就行了。」她嘆了口氣,把材料稍微收拾了下就拉下了鐵門關燈。

  最近幾天都是她當班,今天不知什麼日子特別多人來買飲料,一天下來可累翻她了。

  「對了,我叫陳果,你呢?」走上了一旁的樓梯她回過頭問葉秋,這時葉秋抬起了頭看著陳果愣了下。

  「葉修,我叫葉修。」

 

  *

 

  她向葉秋說明了租金、屋裡的房間分布和一些須要注意的事情,就轉過身要往房間走。

  「老闆娘,跟妳借個電話行嗎?」葉修站在二樓樓梯口朝正要回房的陳果問。

  聽到了問話的陳果沒有回頭說三樓有台電話後就揮了揮手示意他隨意用就打著呵欠進門。

  聞言,葉修就上了三樓找到了放在床邊櫃子上的電話,播下號碼,嘟嘟的幾聲電話就被接通,對面傳來了他再熟悉不過的聲音,隨然這聲音聽上去有幾分慵懶,對方方才似乎正在睡覺。

  「喂?哪位?」

  「是我,沐橙。」

  「葉修!你在哪?」葉修呵呵笑了兩聲,回答他在附近名為興欣的調飲店裡,蘇沐橙一聽便說要去找他,葉修趕忙阻止,說了剛才的情況。

  「總之,你會回來的吧?繼續調飲。」沉默了良久,蘇沐橙問著,就算她自己知道葉修會回答還會繼續,但她還是想聽他親口說。

  葉修輕輕地應了聲,沉默然後說:「當然,只要我還沒完成和他的夢想,我就會一直做下去。」

 

  我們的夢想還有很長很長的一段路才會到達,雖然被重新打回了原點,但就像你說的那樣。

 

  ——不過是從頭再來罷了。


评论
热度(20)
  1. /蓓/果/眾坑難填 转载了此文字

© /蓓/果/ | Powered by LOFTER